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6章
    “敏琪,我爱你,嫁给我吧!我会护你一生一世,我会爱你一生一世!我要你当我一辈子的公主,我会把你呵护在手心,我会给你遮风挡雨,不让你经历任何风雨。所以,我亲爱的敏琪,嫁给我,好吗?我想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长相英俊的少年对着穿着小碎花笑得甜美清纯的姑娘大喊。

     被叫做敏琪的姑娘和方梓默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比现在的方梓默要年轻的多。

     她戴着花环,闻言娇羞着一张脸,轻轻的点点头,对他说:“好。”

     然而下一秒。

     英俊的少年依旧英俊,只是由于岁月的痕迹,脸上的每一处皱纹都带着沧桑,他满脸泪水,痛苦地对天台边缘的女人说:“敏琪,你不要做傻事!是我错了,你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敏琪抬眼,面色死寂,看着男人旁边娇艳的女人,轻轻问:“那她呢?”

     男人握紧旁边女人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任何回答,一个是他曾经深爱的,一个是他现在深爱的。他只能如孩子般大哭,只能一声一声喊着:“敏琪,敏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敏琪笑,如当年答应他求婚般甜甜的笑了:“逸平哥,你说你这辈子会爱我一生一世的,你说你会护我一生一世的,你说要和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男人握紧拳头,脸色痛苦:“我、我……”

     敏琪笑容带着回忆,眼神细细地在男人脸上扫过:“你不是我的逸平哥,逸平哥已经不在这里了,不过没关系,我去找他。”

     下一秒她不带任何留恋地从天台跳下。

     “敏琪——!”

     方梓默立刻清醒过来,满头大汗,脸上带着浓浓的恐惧。

     她身边是睡熟了的江樾,浅浅的呼吸声响在一旁,让方梓默心里越来越烦躁。她轻轻移开江樾的手,起身从地上捡起大衣,披上,绕过丢的一地的衣服,到了卫生间,愣愣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明明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赵敏琪了,为什么几年后她又重新回来了?

     方梓默的眼神移到手上的钻戒,难道是因为晚上江樾的求婚吗?

     他的求婚仪式实在太过盛大,红艳艳的玫瑰花,从舞台上空飘下的花瓣,响彻全场的听众欢呼声“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以及半跪着举着戒指深情看着她的江樾。

     这样的环境,所有理性与思考统统消失,心里有一个声音,跟随着听众的欢呼,跟她说着:“嫁给他!他是你粉了那么多年的偶像!结果现在居然和你求婚了!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你还不赶紧答应?你们经历了那么多,你那么爱他,他也那么爱你,大家都在祝福你们,赶紧答应吧答应吧答应吧……”

     于是方梓默伸出了手,笑着点头:“好。”

     之后便是他在舞台上的吻,以及演唱会结束后房间里香艳的一幕幕。

     对方梓默来说,今晚发生的一切无比的惊喜又无比的不真实,而当被可以称之为噩梦的梦惊醒后,她才开始深思,在卫生间的镜子前。

     从她答应成为江樾女朋友的那刻起,她就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会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她一直认为两人顶多走过一段时间,或许美好或许不堪,然后分开,她继续她的影视之路,他继续他的音乐王国。他们之后都会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幸福,但唯独肯定不会是彼此。

     在她给自己的人生规划里,到三十岁时,她会找一个圈外的男友,要么是教师要么是公司职员,生一个孩子,在她事业繁忙的时候由对方照顾家庭。不会是深爱,但是最好不过。

     婚姻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它会把爱情给磨平,让一开始深爱的两个人都痛苦不堪。这样的例子,方梓默见过不少听过不少更加演过不少。所以找个不那么爱的人,哪怕最后那一方背叛,至少都不会造成致命的伤口。

     可惜江樾不行,她可以接受两个人在这种时候分开,哪怕心如刀割,也比在一起多年,也许孩子都有了,然后他告诉她‘对不起,我现在不爱你了。’要好的多。

     如果真的是那样,梦中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敏琪,就是她的结局,从天台一跃而下,从此爱也好恨也罢,都无所谓了。

     所以今夜的梦,是那个因为爱情而绝望的女人来警示自己的吗?

     泪水一颗颗落下,打湿了钻戒。

     天亮了,江樾醒来。

     一连好几场的演唱会,让他睡眠严重不足,昨晚在国内的最后一场圆满落幕,因此他睡的很安心,也睡得很死。

     他还没睁开眼睛,想起已经是自己未婚妻的人,弧度立刻爬上了嘴角,他翻了个身,手摸过去,却摸到一片冰凉。

     他立刻睁开眼睛,发现身侧早已没有了人,而房间里她的手机她的包她的衣服也统统消失了。

     不安几乎在这一秒爬上心头。方梓默从来没有这种早上醒来不告而别的情况,如果真有事,头天晚上她就会说,没说意味着没有事,那她会躺在床上等两人同时醒来。

     江樾第一时间去拿手机,结果一打开就是一条短信。

     【戒指我放回戒指盒了,对不起。】

     **

     杨姐看着娱乐新闻头条,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唉声叹气。

     方梓默和她说要去当嘉宾的时候她就不太赞同,但也没有说出来,上次因为方梓默试镜的事情,她跑去和刚醒的江樾说了那番话,当时在气头上也没觉得不妥,事后冷静了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不好,可是说也说出口了,也没有办法,和江樾道歉他也就轻轻巧巧的一句‘哦,我不太记得了。’

     所以她没有阻止,所以她现在非常后悔。

     如果知道江樾筹划的是求婚仪式,她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拦着方梓默!这种当着几万人的场合,江樾求婚,方梓默就只能答应,不答应的话的后果江樾也糟方梓默也要糟。

     可是答应了,之后两人只能好好在一起,最好还是一辈子在一起,否则一旦分手,两方以后谈婚论嫁都会牵扯到另一个人,再想避开就不可能了。

     这种没有退路的求婚仪式,还真就江樾敢做出来!

     不过依照他们两个的感情,在一起一辈子也不是没可能。杨姐这般想着,刚放下报纸,江樾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他的语气略急:“杨姐,梓默在你旁边吗?”

     杨姐一头雾水:“没有啊,梓默不是和你一起吗?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明明一切都好好的,没有吵架也没有异常的地方,可是我一起来她就不见了,电话打过去没人接,我看她是唯独不接我的,杨姐你联系看看吧。”

     杨姐正色道:“好的,我问问。”

     两人挂了电话,杨姐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没怎么耽搁就打了电话给方梓默。

     方梓默很少意气用事,她就算和人吵架,也不会对骂,只会冷处理,更不用说不和人说一声就走这种事情。

     如果真的到了这种地步,那么事情真的很严重了。真不知道江樾是做了什么,才把方梓默逼到这种地步。

     杨姐一边腹诽,一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

     就在电话要挂断的前几秒,电话终于被接通。

     杨姐连忙问:“梓默,你在哪儿?”

     那边沉默了一会,叫了一声:“杨姐……”

     声音一出,本来还挺镇定的杨姐瞬间就慌了。

     因为这声音不是方梓默惯有的冷静理智的声音,而是赵敏琪的声音,绝望的痛苦的几乎要疯狂的。

     杨姐在听到声音的这一秒,有种六神无主的感觉。

     几年前的情况不会又要回来了吧?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无意间,她慌的将桌上的餐碟推到了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幸亏这一下,杨姐连忙凝神,重新问:“梓默,你在哪?”

     那边不回答。

     杨姐立马又接了一句:“我手头上有几个新剧本,我觉得还行,我带过来给你看看。”

     那边沉默了很长时间,似乎在艰难的做斗争,半响道:“我在上海的公寓。”

     声音冷静了很多,杨姐微微松了一口气:“好,那我拿着剧本过来,你等我。”

     “……好。”

     杨姐挂了电话,连忙从书房里随意抽了几本剧本,看也没看一股脑塞进公文包,拿了钥匙跑着下楼了。

     期间江樾打电话来问。

     杨姐告诉他:“梓默的情况非常不好,我先去看看,你先别插手,否则我怕越来越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