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世——缘起缘灭(2)
    上止并没有阻止狻猊兽停下,而这功夫狻猊兽的巨爪已经拍下白翁的头颅,正要吞咽之时,却被幽黑处掷过来的一个枯皮灯罩将吓呆的频婆与断头白翁给收了去。到嘴的吃食被他人截去,使得狻猊兽好不气恼。还没有几个敢在它面前抢食的!刹时间红了眸子,俯下身子就要扑上前去。好久没有这般自在了,今儿个就吃个痛快,给女主人解气!

     “上止女帝如若是为喂食狻猊兽而来,请随意。如若不然,还望及止听老身言语几句。”上止抚着狻猊兽的鬃毛倒也真的不在做什么了。“你是。。”“孟婆。”“哦~真身?”“老身乃——”幽黑处人形才初现,就被上止手里的修罗鞭给打撒了。“孟婆当真觉得本帝毁不了你这无边彼岸吗!”“上止女帝息怒,久闻女帝邪魅戻气甚重。今日一见,果然。”不过须臾从幽黑之处走出一位身披黑袍,个头小小的白发老妇。细细看来,与世间老妇并无太多不同,只是略显苍老了些。倒是那张脸时快时慢的变换着不同脸庞,使人觉得有些可怕。“老身刚刚明明已经幻化赶来,出言劝阻。女帝却还是断了白翁的头颅,打撒老身幻身,唉!害老身又要一番折腾。”孟婆低头依着拐杖伸手在那枯皮灯罩里捣鼓着。

     “奉上鬼犀草。”上止也不看她,随她在那捣鼓。“女帝倒也直言爽快。”孟婆垂目道:“女帝再世轮回,却还恋着旧情——”“放肆!你算什么东西,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嚼舌根子!”上止双眸清冷的骇人:“速速奉上鬼犀草,饶你不死!”围绕周身的至透至明雾气刹时成为玄黑色。孟婆暗暗侧目看了眼远处,抬头望向上止,面庞变换飞快:“哈哈。。哈哈。。。上止女帝好大的口气!连老身自己都不知晓自己身处这冥界地府多少个年月了,如若女帝现在可以给老身换个身份,还用来到这里找老身要那鬼犀草吗?哈哈。。。”“你!”上止站立在狻猊兽背上怒发冲冠,浑身戻气充斥,印堂间的锁仙印愈加刺目。“主人息怒!”脚下的狻猊兽传音与自己的主人:“切不可在这里浪费修为,只管要了鬼犀草。”它这个主人的脾气还是说来就来啊。要说废了这惹人厌的孟婆也无不可,只是眼下倒是也真如孟婆所说,如若杀了孟婆,天地两界必定知晓,到时候女主人想再见到男主人可就不知是什么年月了。哼!你个老不死的!!!上止握鞭的手越发用力,恨不得立刻上前打碎那孟婆的头颅。只是现在真的不能浪费修为法力,锁仙印此时已经反噬我的修为,现在还不能让太多人知晓。思及此,上止这才慢慢静下心来。

     而孟婆也不再言语,伸手将枯皮灯罩掷向半空喝道:“频婆白翁,你等继续留守彼岸,仍执留,囚之职。”“遵。”离开枯皮灯罩的频婆白翁同声应答后速速隐身离去了。他俩可不想此刻留在这是非之地,刚刚被孟婆缝好的头颅此刻还在隐隐作痛的厉害呢!

     “上止女帝,请随老身来。”孟婆暗暗隐了个留音诀躬身请上止女帝前往冥界地府。哼!上止垂睑侧目看着孟婆,终有一天我要让你不得好死!察觉到上止女帝周身散发的寒彻戻气,孟婆不禁缩了缩手脚。真不该当初答应上神照看这鬼犀草!上止嘴角扯出一抹冷笑,随及收了修罗鞭,慵慵懒懒的俯在狻猊兽背上,甚是美**人,仿若刚刚犹如邪魅神的是另有他人一般。“孟婆,你要知道,鬼犀草本帝势在必得。”说完上止便由着狻猊兽驮着向幽黑深处走去。冥界地府本帝还没有来过呢,若不是太过幽暗,或许是增加本帝修为的好地方。上止抚着狻猊兽的背毛,思绪又回到了自己还是上仙的时候。“青儿,我想他了。你也与我一样念他吧?”凭空一挥,上止进到自己制的梦境之中。在这里,都是她最快乐的时光。等我,不管还有多少阻碍,倾尽所有我都要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这位留客,这是方才孟婆让老奴交予您的留声诀。”在孟婆与上止女帝走后不久,隐了身的白翁取来孟婆瞒着上止女帝留下的留声诀交于不知何时藏在幽暗深处的人。“见到上止,再不敬,断的就不止你的头颅。”取了留音诀,即刻消失不见,仿若从来不曾存在一般。连刚才的那话语也像是自己幻听来的。这位留客不忌名好,单叫其名,难道是旧识?关系匪浅?想到着,白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颅,后怕的又隐了去。这位留客比自己还早来彼岸,且不在名册之上,来去自如,恐也是不能得罪的主啊!唉!如今这差事怕是愈加难当了!他还是和频婆去收拾刚才的残局去吧。

     “女帝请。”孟婆将女止让进一座宫宇堂内“小坐片刻,我去请阎王来。”“流水的阎王久坐的孟婆,找他做甚至,你只需取了鬼犀草来便可。”孟婆也不再言语,鞠了一躬在上止对面坐了下来,从怀中取了安息香点燃,狻猊兽最喜香,加之这可是能令坠神堕仙邪魔鬼怪都能得以有所超度的安息香,狻猊兽一下子就不淡定了。像个大猫似的的蹲坐在安息香前,贪婪的吸食着。“这点出息。”上止娇念了句,也就不管由着它去了。“方才为阻女帝,彼岸毁伤了众多的命脉,老身的这柱安息香,算是替他们做些许度化了。”

     “与本帝何干,你若早早的拿了鬼犀草来便什么事也没有了。”“呵呵。。敢问女帝如何来到彼岸?”“我知你这地方没有召唤,任何人等都无从知晓彼岸究竟在何方。除了天地贰君,只有人世逝者魂魄可以进去。”“所以您便自封道法,让您座下两位尊主协你转世轮回——”“住口!此事你是如何知晓!”“女帝,别忘了老身可是孟婆,执有鬼犀草。”孟婆说完望着上止女帝,表面虽是无常,内心却有些怜悯她。问世间情为何物啊,让本是上仙的她堕仙成魔,成为魔兽两界的女帝又历万苦轮回人世,只为一人。唉!

     “孟婆,你脸庞可变无穷人,可否变来甘戟的脸庞?”上止突然有所期望的看向孟婆。不知为何,自从与他分离后,她变渐渐地忘了他的模样,就连和他在一起发生的事都有些许模糊了。是时间过去的太久太久了么?她分明记得他记得他的啊。